TD026SERO-0113絵色千佳课桌下给他含 我不求求你放了我吧h(图文)

2019-12-09 19:16:01 来源: 男人文娱网 编辑: 匿名

    “我去,这战曲很猛啊,膨胀的肌肉把我的护甲都给撑爆了。”

  “力量和速度提升好大啊。”

  “元素力量恢复很快,威力也提高了。”

  “我特麽终于有一头秀丽的头髮啦。”

  “不讲理啊这战曲,好歹留条内裤啊,好害羞啊。”

  “全身有毛的地方都烧起来了,之后不会连毛都没有了吧。”

  “呜呜,好不容易凑够三十金币买的护甲啊,就这麽成碎片了。”

  “兄弟节哀,没看到那些中阶觉醒者,身上的元素武装也全爆了。”

  “啧啧,这要修複起来除了亲和物质还需要一大金币钱啊。”

  “怕啥,城主会报销的。”

  “胸歹,身材真好,战后要不要加入我兄贵俱乐部啊。”

  “这才是解放天X,我仿佛感到了来自大自然的呼唤。”

  “不,你只是终于实现了某种不要脸的想法。”

  “前面的闪开,老子要带头冲锋。”

  “兄弟问下,我不想冲,可控制不住想冲,我是不是疯了。”

  “不,你没疯,这是理X与欲望的交锋,理X是脑子给的,欲望是身体产生的,我们男人往往被欲望控制着。”

  “有点道理,兄弟贵姓。”

  “免跪杏王,都叫我老王。”

  “妈妈,我不想冲锋啊。”

  “媳妇,我对不起你啊,老王太猛了,我一时没把握住,当时真的只是想反抗啊,哪知道……呜呜。”

  “冲啊,为了身后的家人。”

  “理X告诉我要后退,可特麽的心中这股不知道哪来的勇气让我无法控制住寄几。”

  “怂恿哪里是动词,怂恿明明是形容词。”

  “要疯啦,要死,要死啦。”

  “又怂又勇的意思?”

  “你们哪这麽多话,我觉得现在状态很好,一拳就能打爆一只厄鸟。”

  “就是,这麽多人还怕弄不死一只巢鲸吗。”

  “那可是巢鲸啊,转态成厄鸟,啧啧。”

  “怕什麽,死就一瞬间的事,来不及疼的。”

  “各位,说着怂话乾着送命的事,龚某佩服。”

  城墙上

  絵色千佳没想到点燃怒意后共鸣会这麽猛,碎衣裂甲的让战场上出现了一群果奔的兄贵大佬,场面太特麽辣眼睛了,这种状态和他使用的时候差别简直不要太大,可能和战曲加持有关,也幸好不一样,要不然以后都不敢用怒意点燃了。

  战场上,觉醒者们乌压压肉花花地冲向空界游鱼,刀光剑影侵略如火,所过之处空界游鱼纷纷化为厄鸟,接着很快又被人杀死,这群果奔觉醒者简直就跟打了鸡血似的十分给力,所过之处尸横遍野。

  “小陈啊,这个技能效果有碍瞻仰啊,最重要的是有点破财啊。”雷洛看着城外那群果奔觉醒者嘴角有点抽抽,虽然效果拔群,但是十分破财啊有没有。

  下达征召令不是没有代价的,最起码战前补给战后补偿时要做好的,要不然怎麽让人家去拚命。

课桌下给他含 我不求求你放了我吧h

  雷洛没想到絵色千佳的底牌是这种牺牲装备换取实力大涨的技能,战后估计要赔上一笔不菲的财富。

  好在战利品够多,地面上变异

课桌下给他含 我不求求你放了我吧h

兽的核心和剥离出来的亲和物质应该能够填补上一部分,不过依然让雷洛感到心疼。

 

  你关注点不应该在效果上吗,看看多牛啊,所过之处犹如狼入羊群所向披靡,至于破不破财的反正又不是我,

絵色千佳就当鼓声太大没听见雷洛说的话。

  短短几分锺时间,巢鲸所释放出的空界游鱼全被觉醒者绞杀,这效率简直恐怖,当冲破空界游鱼的阻挠,觉醒者们正式面对巢鲸,这场死伤无数的战斗,终于来到了面对BOSS的时刻。

  对于自己供养的同类死绝,让巢鲸很愤怒,它咬消灭眼前这群蝼蚁,张嘴咆哮

课桌下给他含 我不求求你放了我吧h

一声直接开大,巨口喷出一道瓦蓝瓦蓝的洪流。

 

  “小心是腐蚀洪流。”

  张恆天高声大喝,不过此时所有的人都在洪流的覆盖范围,躲避已经来不及了。

  “糟糕,他们冲得太前面了。”雷洛眉头一紧。

  一定要抗住啊,絵色千佳心中默默祈祷。

  “实体防御技连携,快。”张恆天。

  “冰封之墙。”所有冰系觉醒者共筑造了一堵冰墙。

  “大地壁垒。”地面升起一道岩石组成的壁垒,这是土元素进化为岩石元素的岩系技能形成的。

  一道道屏障突地而起,挡在了所有觉醒者的身前,巢鲸的腐蚀洪流被挡在了外面,腐蚀声滋滋作响。

  觉醒者们构成的防御勉强挡住了巢鲸的腐蚀洪流,但是源源不断地腐蚀洪流被巢鲸喷吐出来,觉醒者们齐心协力共筑的防御不断被腐蚀消融,离被破坏只是时间问题,情况危急。

  “糟糕,爆发结束时间到了,战曲也被虚弱影响提前结束,药丸。”

  怒意消耗完毕,爆发状态结束,虚弱的副作用让絵色千佳没有力气维持战曲,战鼓台消失,絵色千佳、城主及他的助手摔落地面。

  “军队,军队到哪了。”

  雷洛疯狂地爬向了城头,撑着城墙壁石看向战场。

  絵色千佳觉得身体酸痛的厉害,特别是手,几乎失去了知觉,但是这时他更关心的是城外那些面对巢鲸的觉醒者的安危。

  千万不要死,军队一定要赶到啊。

  絵色千佳实在爬不起来,只能躺在地面默默地为那些奋战在一线的觉醒者祝福。

  “赢了,哈哈哈,没死,那些人没

课桌下给他含 我不求求你放了我吧h

死,哈哈哈。”

 

  三十秒之后,不知道什麽时候站在雷洛身边的助手高兴低大喊了起来。

  絵色千佳不知道从他倒下后的这短短时间内发生了什麽,但看那助手兴奋无比的样子和喊出来的话,危机应该是解除了,并且没造成什麽大的伤亡,算是松了口气。

  时间回到战曲结束的那一刻。

  鼓声骤停,与巢鲸战斗的所有人顿时陷入了虚弱之中,连缓冲的时间都没有,就是很突然的身体就变得十分无力,几乎所有人同时瘫倒在地,之前构建的防御同一时间化为乌有,巢鲸的腐蚀洪流覆盖了下来。

  就在众人闭眼等死的时候,一道巨大的龙卷风将巢鲸和它喷吐出来的洪流一起送上了天空,接着龙卷之外出现了好几个身影,纵横交错之间,将巢鲸切割成碎片,最后当转态的巨型厄鸟出现时,这几个身影合为一人,简简单单地一式横斩,嫋首厄鸟,结束了这场战斗。

  乾净利落毫不拖泥带水的攻击看呆了众人,这尼玛的巢鲸像一条普通的鱼一般被料理了,能不能别这麽厉害,这让我们显得很菜鸡好不好。

  “你们没事吧。”

  来人踩着清风缓缓下落,身姿潇洒做派很是优雅,云淡风轻的模样让人很容易产生好感。

  “我X。”

  当来人看到满地的果男,脚下清风一时没控好散了,直愣愣地砸到了地面,啃了满嘴泥。

  “……”满地果男。

  “我们来晚了,诸位辛苦,战况一定十分激烈,各位拚到装备衣物全毁的地步,真心是让某佩服,刚刚失态了。”

  来人爬起身装作没事人一样,整理了下仪容,脸上露出敬佩的表情,只是嘴角抽抽的模样,想来内心活动一定十分複杂。

  “哈哈哈,兄弟你来的太及时了,要不是你,刚刚我们就凉啦,谢谢啊。”

  果男中一个国字脸长相正气的中年人迈着颤抖的双腿走到来人面前,两眼放光想拉住来人的手,“你真厉害,一个人就收拾了巢鲸,兄弟我佩服,认识一下,王男,你叫我老王就行。”

  “过奖,我是宋清风,请问城主在哪,我需要找他了解一下情况。”宋清风身体颤抖了一下,不自觉地退后了一步。

  老王有些失望,指了指正在薅草皮遮挡的张恆天说,“城主在城墙上,想了解情况的话找张司长。”

  老王的声音够大,正在薅草

课桌下给他含 我不求求你放了我吧h

皮的张恆天听到他的话,下意识地抬起头,正好和宋清风看过来的目光对视,拢了拢草裤,张恆天觉得脸烧得厉害,自己这一世英名在今天恐怕是要毁于一旦了。

 

  “暴风阁下你好。”

  张恆天原本给人的印象就是个十分严肃的人,但此刻形象不佳,一脸的沉稳配上自製的遮羞草裤有点不伦不类,让人哭笑不得。

  “额,张司长,我们还是先回城收拾下再谈。”宋清风觉得自己是个见过世面的有修养的,于是装作很淡然的模样说。

  “……”

  你抽动的嘴角出卖了你,想笑就笑吧,X。张恆天觉得自己都快没脸活着了,好想马革裹尸啊。

  在场的其他人觉得张恆天不愧是战司的大佬,脑子就是转得快,纷纷薅草皮遮住尊严,于是城外出现了一块面积很大的秃噜了皮的空地。

  张恆天带着宋清风回了城,其他人也跟着回去,战场有后面的军队收拾,他们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找件衣服穿上。

  这乌压压肉花花的一群人穿着草裤进城,自然引起了附近刚得知兽潮被消灭而过来看看的居民的注意,纷纷拿出手机拍下并上传到网上,留题“震惊!新生之城现群体果奔”、“上千果男惊现城门”、“凶残,到底是什麽样的兽潮才会让人须发衣皆无”等等,引起一片惊歎。

  张恆天送宋清风到城墙上城主所在的地方后,就在雷洛吃惊的眼神中退了下去,他需要去平複下心情和换件衣服,否则他觉得自己要崩溃。

  “雷洛城主,宋清风前来向你报告。”宋清风来到雷洛的面前行了歌军礼后说。

  “暴风阁下,多谢你及时出手相救,要不然在巢鲸的攻击下我们的战士都要牺牲了。”雷洛上千握住宋清风的手感激地说。

  “雷洛城主,这是我应该做的,这次兽潮几乎没帮上忙,牺牲了这麽多人是我们的责任,如果我们速度再快点的话,就不会……”宋清风看了看那些被人搬运出来的尸体自责地说。

  “不,这次兽潮十分突然,有责任也是我的责任,草海驻军离新生之城远,你们赶过来的时间已经提前了很多,我在这里还是要感谢你们的。”雷洛打断宋清风的话。

  城主和宋清风在谈话,他们身后的絵色千佳和下属在窥视。

  “嘿,哥们,那人不是叫宋清风嘛,怎麽城主叫他暴风啊?”絵色千佳问。

  “我说,你还是觉醒者嘛?暴风之剑宋清风宋大人都不认识?暴风是大人的封号,只有被世人认可的高阶觉醒者才会获得封号。”下属白了絵色千佳一眼,一副你真没见识的样子。

  “哦哦, 这封号起得怎和名字不搭啊,清风徐徐,暴风烈烈,这是说他名不副实吗?”絵色千佳脑洞大开。

  “……”

  “他年纪看着也就二十来几的,怎麽就是高阶了,太天才了吧。”絵色千佳看着外边和自己相仿的宋清风感歎道。

  “看着是好年轻啊,不过暴风阁下五十多了。”下属也感歎道。

  “五十多?你别骗我了,我又没眼瞎。”絵色千佳不信,比起实力他更不信有人在五十多的时候还显的这麽年轻。

  “宋家的人是联邦出了名的不显老,很是让世人羡慕啊。”下属说。

  “他应该没老婆吧。”絵色千佳说。

  “额,好像是,我一直都不明白,暴风大人明明很有女人缘啊,但就是没人嫁给他,奇怪。”下属不解。

  “不奇怪啊,三十年前夫妻,三十年后乃孙,没那个女人受得了啊。”絵色千佳不知道哪来的感慨。

  下属没听明白,觉得絵色千佳脑回路有问题,就没再搭理他,继续用崇拜的目光看着宋清风。

  雷洛将这次兽潮的经过讲了一个大概,宋清风听得很认真,两人交换了一下意见后,雷洛带着宋清风来到了絵色千佳面前。

  “这位就是在这次兽潮里给了巨大帮助的絵色千佳,有他的战曲才让我们堪堪守下城市。”雷洛说。

  “小兄弟,你好,我是宋清风,你可以叫我老宋或直接称呼名字就好。”宋清风作为一个高阶觉醒者大佬,X格不倨傲反而很随和,主动向絵色千佳打招呼。

“你好你好。”絵色千佳咧开嘴露出大大的笑容很是热情。
大桥未久(大橋未久)【120214-749】 猎奇吧 148公分童颜巨乳小只马部落客幼齿脸蛋配丰满上围 siro系列 磁力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