抵在墙上走一步顶得更深了 醒来他的分身还在体內

2019-12-08 10:42:16 来源: 男人文娱网 编辑: 匿名

  等到天书文字终于在空中演示完成之后,它们就已经完成了自己的任务。

  这些天书本来就源自于世间的万事万物,是由这万事万物的能量汇聚而成。它们印在石碑上,石碑就变成了圣碑。

  就像是盘古开天劈地的时候发出来的第一声“咤”一样,这些古老的文字始于天地之中,能量异常强大。

  穷奇天书只能解读这些天书,并不能消化天书的能量

  所以,穷奇天书一声怒吼之下,想要强行吸入这股能量,却导致身形暴涨。这些能量颗粒在它的身体中游走,就是无法被吸收。

  直到苏南将手触到穷奇天书的额头上,这些天书的力量终于找到了合适的宿主。

  于是,它们不断的涌入苏南的体内。苏南的身形并没有像穷奇天书一样暴涨,因为他完全有能力吸收这股力量。

  别忘了,苏南现在可是三阶,拥有神格的初级天神。他的体内已经形成了一个小小的宇宙,天书的能量完全不在话下。

抵在墙上走一步顶得更深了 醒来他的分身还在体內

  而且,苏南的进化点已经达到了署升二阶的要求,也就是说,等到苏南吸收完天书的能量,他的身体随时可以进化。

  这股天书的能量完全融入进了苏南的体内,被苏南完美的吸收乾净。

  此刻苏南的身体也开始渐渐的发生变化,黑色的翅膀在空中完全张开,十几米长的翼展让人望而生畏。

  苏南的双手手臂交又受放在胸前,下巴低垂,两只脚合拢在一起,脚尖向下。

  周周的金色能量笼罩在他的身体表面,飞舞旋转。

  苏南的身体在金光的闪烁下变得透明一般,苏南的肌肉表面浮现出一个个古朴的象形文字,这些文字或明或暗的浮在在苏南的身体表面。

  视野回到羿秋菱的身上。

  她是跟随苏南一起进入洞穴中的唯一一个人,也是见证所有奇迹的人。

  羿秋菱看到苏南的

抵在墙上走一步顶得更深了 醒来他的分身还在体內

身体上浮现出一个个的天书文字,这种浮现跟之前穷奇天书附着在外表上的那种完全不一样。

  苏南身上的这些天书文字,是在苏南的身体里。

  这些文字渐浙的显现,将苏南的身体整个包裹住。

  在羿秋菱的眼里,苏南的身上密密麻麻的全是字。

  这些字可都是来自于圣碑之上啊!

  羿秋菱有些迷离了。到底是先有的天书文字?还是先有的圣碑?

  倒是是天书文字的出现,让圣碑变成了不丹族的圣物,成为了整个喜马拉雅山脉需要守护的宝物?

  还是圣碑包容了这些强大的天书文字,甚至是生产了这些天书文字?

  羿秋菱不知道答案,当然她现在也不需要这个的答案。

  因为苏南已经完全吸收了天书的力量,他的身体已经完全跟天书融合在了一体。

  现在,这些天书浮现在他的身体表面,实际上是在改造他的身体。说得更加玄幻一点,这叫洗J伐随。

  苏南毕竞是拥有神格的初级天神,在系统的晋升下已经达到了三阶的实力。这已经是他身体的极限。

  想要下一步的晋升,首先要做的就是改造苏南现有的这具身体,否则强大的能量将无处安放。

  正所谓,bing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在天书的淬炼之下,苏南的身体正在飞速的发生若变化。那种能量充沛的感觉让苏南忍不住想要叫喊出来。

  咤!

  苏南的声音从洞穴中传出。在不丹人的营地依靠在火面前的老头,眼剂时睁开!

  百里之外的不丹族营地,乾瘪,瘦弱的驼背老头睁开了眼睛,站起身子。

  在他的不远处,是那半截破损的圣碑。那半截圣碑静静的立在那里,默默不言,就如同凝望若它的这个驼背老头一样。

  老头看了一眼圣碑,又将目光投向之前声音传来的方向。

  不知道是老头在喃喃自语,还是因为四周的虫鸣此起彼伏(天书从圣碑上剥离之后,圣山已经不像以前那样静谧无声了),发出沙沙的声响。

  这个从头到尾只说过一个字的驼背老头将手放在那半截圣碑上,伫立着

  那些沙沙的声音竞是从老头的手掌与那半截圣碑的表面摩擦之后发出来的声音。

  如果有人无意间看到这一幕肯定会觉得诡异,因为圣碑的表面是光滑无比的,像绸缎一样滑。

  但是这驼背老头的手掌竞然能够像砂轮一样磨砺圣碑的表面,在月光下,隐隐约约还能看到细小的粉末从他的掌心滑落。

  那是圣~碑表面的那层石灰。

  驼背老头的手掌像是乾枯的老树皮,苍老,乾跟他的身体一样虚弱不堪-。

  他的掌心长满了老茧,这些老茧使得它与圣碑的摩擦加大,竟然将那半截圣

抵在墙上走一步顶得更深了 醒来他的分身还在体內

碑的表面硬生生的磨去。

  月光下,光滑的圣碑已经再也无法发s月亮的光辉因为在驼背老头的摩擦下,它已经开始显露出自己本来的面目。

  在光滑外表的假象背后,圣碑终于露出真容。那是一块坑坑洼洼的丑陋大石头,外表的光滑被摩擦去掉之后,它就开始自动剥落。

  等到外面的那层完全剥落之后,露出内部的样子是一块黑色的陨铁。

  这块陨铁很大,降临地球之前,它的体积应该会更大,只是在大气层不断的摩擦和燃烧后才变成这麽小小的一块。

  然而这小小的一块却是少之又少的J品。

  苏南看到这一幕,一定也会觉得惊奇无比。当初他也没有感知到这块圣碑的特殊之处,特别是天书剥落之后,圣碑在苏南眼里就是一块普通的大石头。

  当然,苏南的判断也没有错。因为陨铁本身是不蕴含任何能量的。所以苏南感知不出来是完全正常的。

  而且,这

抵在墙上走一步顶得更深了 醒来他的分身还在体內

种东西只有知道的人才懂得如何使用。比如,这个千瘪瘦弱的驼背老头。

  只见老头的手掌张开,五指如同应爪,紧紧的抓住露出外表的陨铁。这五只手指竟然深深的抠进陨铁的内部,将它整个提了起来。

  没错,这个毫不起眼又沉默言的驼背老头,竟然硬生生的将这块陨铁提起。

  整个营地此时一片寂静,长老会的人大都已经睡去。外国的jing戒放出去很远,也不会注意到营地中间的这处变化。

  更加惊人的一幕在这之后出现。

  驼背老头的身形开始变化,身体像充气一样鼓胀起来。身上的肌肉开始变得紧实,腰身挺拔,全身的骨骼劈里pa啦作响,开始适应身体的改变。

  转闘之间,哪里还有先前那个乾瘪瘦弱的驼老头的身影?场中站立若一个身高至少两米,体格健壮肌肉道劲的中年大汉。

  这大汉满口络腮胡子,眼中神采奕奕,手中紧紧抓住的陨铁此刻也在发生巨大的变化,陨铁四周冒出一股黑色的气

抵在墙上走一步顶得更深了 醒来他的分身还在体內

体,将它包裹。

  那陨铁在黑色气体中,形状竟然也开始悄悄发生变化。原先巨大的石头开始凝结,收缩,变成一柄黑色的巨剑

  这巨剑的剑柄正好落在大汉的手中,剑身直刺天空。但是这把剑却不是完美的,它的身上有一个巨大的缺陷!

  这竟然只是一把断剑,剑身从中间折断,只留下了半。上半部分竞然是缺失的。

  大汉对此似乎并没有感到奇怪,看来他知道这是怎麽一回事,只是一手持剑,另外一只手小心的摩挲若剑身,眼神中充满溺爱。

  很快,大汉收摄心神,腾空而起。朝若刚才听到的那声音传来的方向飞去。

  寂静的营地,虫鸣声再度响起,仿佛这一切从来没有发生过一样。

  哗啦!"其中一个帐篷的拉链被拉开人影走

  到圣碑原先的遗迹位置,他蹲下,抓起旁边的一小撮泥土在手心揉捏。

  在这一小撮的泥士里,有圣碑表层的剥落物,也有陨铁上面掉落的残渣。

  那从帐篷里出来的人影站起来,嘴角露出一丝阴冷的笑意。

  捕蝉,黄雀在后。那从帐里钻出来的人影,朝着大汉消失的方向飞去。

  洞穴中

  苏南刚才的那一声呐喊之后,顿时J神为之一振。

  全身的金光收摄进体内,天书的力量被完全吸收乾净。

  苏南身上的金光散去,皮肤上若隐若现的天书铭文也消失不见。

  空旷的洞部,穷奇天书趴在苏南的脚下,恭顺的低着头。苏南的眼睛慢慢的睁开,身上的能量在肆意的涌动。

  苏南需要一点时间来适应自己被改造后的身体,每寸肌肤,每一寸骨骼都得到了改变。

  他变得比以前更加冷酷,也变得比任何时候都要饑钱。

  被改造完成的身体足以容纳比先前还要强悍百万倍的能量,不管是蓝晶之力,还是诸神之力,甚至是刚刚吸收的天书之力,都无法满足现在的苏南。

  他的饑饿,是对能量的渴求。要想满足这一点,最好的方式就是晋升。

  苏南知道自己已经达到了晋升至二阶所需要的进化点,随时可以升级。只有升级才能获得巨大的能量提升,来满足自己被改造之后的身体。

  羿秋菱呆呆的站在那里,苏南刚才的那声“咤差点将她的心神震碎,此刻羿秋菱的体内气血翻涌,久久不能平静。
FSDSS-075 很多面部射精小心翼翼地月乃さくら月乃樱 无码下马番号 148公分童颜巨乳小只马部落客幼齿脸蛋配丰满上围 无码磁力下载 无码磁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