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州牌坊街:往昔如歌,撷一段潮州浮生(3)

2018-12-19 15:29:05 来源: 男人文娱网 编辑: 小莎
A+ A-

2

兴许是哆啦A梦口袋里的任意门从抽屉里冒出了头,几乎所有被安放在潮州的街道,都打开着通往牌坊街的通道。不知道从哪一条放满民居和小商店的狭辟巷子里钻出来,前后一望,就是一座牌坊。

在巷口设门,便称为“坊”。牌坊,是中国特有的传统建筑之一。黄梅岑先生在《潮州牌坊纪略》载:“牌坊,传说可上溯唐宋,初以木建,形似‘乌凹肚门’”。古时,朝廷倡导封建礼教。汉朝和宋朝时,牌坊起初被用于祭天,后则演化成为“表彰功勋、科第、德政以及忠孝节义”。品德、功名突出者,乡间便集资修牌坊,并将“嘉德懿行”贴于其上,又称为“表闾”,是一个人乃至其身后家族的殊荣。

站在牌坊街上,牌坊林立,犹如“千门次第开”。牌坊街有24座牌坊,是国内最大规模的古牌坊街。

在潮州,山名韩山,水名韩江,皆因韩愈在潮州兴教育、启民智。韩愈与潮州短暂的缘分过后,潮州一直是州府治所,人才兴盛,被誉为“海滨邹鲁”。重文重教,笔墨传家,是潮州人身上特有的儒雅,家家户户以花草饰门扉,以诗书明门楣。

据地方史料记载,历史上潮州城存在过一百来座牌坊,太平路上存在四十七座,近乎每条巷口都有一坊,堪称百步一亭。其中,最早一座为御史许洪宥修建的“柱史”坊,建于明正德年间,最后一座则建于清乾隆年间的“圣朝使相”坊,是为直隶总督郑大进修建的。百年时光匆匆跨越,将一头一尾留在了潮州。

从牌坊街南端起步,一座座牌坊沐光而立,器宇轩昂。它们大多是四柱三门,外柱斜创,并将当时赐封时的圣旨内容刻在正楼正上方,与牌坊名一同用墨绿色明出。潮州有句俗语:“桥顶食炒面,城内看亭字”,便是指牌坊上的书法。牌坊是为表彰、纪念而建,看重功名、品德的潮州人对牌坊的粗细之处都不肯敷衍,横额题字更多出自名家之手,如嘉应王利亨所书的“秋台”、周宣所题的“大理少卿”。除此外,门楼上还雕有石狮子,形态生动。一座榜眼牌坊上更有嵌瓷龙凤,晶莹绚丽,雍容华贵。

每一座背后都至少代表着潮州的一位俊才。如少司马牌坊,属于《明史》被赞为“嘉靖间边臣第一”的翁万达的;状元坊,则是明朝最年轻的状元林大钦;建于1517年的四进士坊,则是为萧与成、陈大器、薛侃、苏信所建。一个个名字刻于石上,也刻在潮州人心上。

牌坊是潮汕石雕、木雕、嵌瓷等工艺的荟萃,同时又是潮汕书法风气的体现。走在期间,移步换景,门洞之内,体式巍峨,栋栋座座,与潮州历史上的名人并肩,走一回潮州。

牌坊的第一次人为损毁发生在1924年,当时占据潮州的是陈炯明麾下的洪兆麟。他意欲在太平街上开辟马路,下令拆除了部分牌坊。

烟尘斗乱中,一座座代表着潮州精粹的历史文物轰然倒塌,到1949年来临时,曾经独一无二的太平路上只剩下十九座牌坊。但损毁并未结束。

一个毫无征兆的日子,一名邮政工人在路经“百岁乡宾”坊时被猝然倒下的牌坊砸中去世。民主革命时期,使牌坊摇摇欲坠的不仅是“危”,还有思想。它的诞生起源,和它曾经为之荣耀的一切,成了它被彻底毁灭的根本。

从明代到民国初年,潮州发生过几次大地震,但建造牌坊街的牌坊时,使用的是潮汕传统的“贝灰糯米三合土”,能经数百年而不化,因此保留了大部分。但古建筑往往能躲过自然的毁灭,却躲不过历史的改革。

文革的片段很快随之而至,全城只剩下了一座忠节坊和零零散散的残肢。心疼的人不敢心疼,想阻止的人不敢阻止,而到很多年之后,外人才能意识到,当年被毁掉的,到底是什么。

明清时期的牌坊已经不在了,现在牌坊街上的,全部都是按照“原址、原状、原工艺”的原则重新仿制的“新亭”。

但好在牌坊“失而复得”,潮州的味道却一直都在。

牌坊街上充斥着潮州的老字号,从甜糯可口的鸭母捻、淋上酱汁的糯米猪肠到满大街的手锤牛肉丸,香甜的气息从甜丝丝的芝麻茶、配上沙茶酱的牛肉火锅跟刚刚出炉的芋泥饼里冒出来,从早到晚的飘荡在牌坊街。有缘的话,还会碰上沿街叫卖豆花的小贩,三轮车上放着满满的一桶豆花。要一碗豆花,配一袋豆粉,满口清甜,还带着奶香。

这里是潮州美食的天堂。

标签:
  • 旅游
  • 服饰
  • 体育
  • 数码
  • 影视
  • 军事

大家在看

图解新闻

热门点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