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州牌坊街:往昔如歌,撷一段潮州浮生(2)

2018-12-19 15:29:05 来源: 男人文娱网 编辑: 小莎
A+ A-

1

秋高清爽,晨上八时,天际流云聚拢散开,金光照亮了牌坊坊名一半。太平路上,摩托车跟三轮车早早起来,穿梭过一栋栋的牌坊散去四面八方。要上班的人与要上学的人都是赶城市清晨的人,身影很快就没入牌坊街外的人流。从主街两侧,卖点心、白粥、沙茶酱的老板们打开了门,货品还未清点,就自顾自的,搬出一套桌椅跟一套茶具,坐在门口开始烹茶-----他们的一天,开始了。

潮州的一日浮生,是从茶开始。

“天光开门七件事,柴米油盐酱醋茶”,但在潮州,茶是第一位的。在中国大多数地方,一套茶具多是一壶配四至五个杯子,喝茶也是一杯品、两杯对饮、四杯闲谈、八杯便是曲水流觞、以茶会友的雅集。然而潮汕工夫茶,一般只三个杯子,无论客人多少、性别如何。

这个习俗的起源已难以追溯,有人认为是三杯拼成“品”字,有人认为是相符“饮茶以客少为贵”的“茶三酒四”,也有的认为这就是先人泡茶时,无意用了三杯,而被后人强行附会上更多的别意,是个“鲁迅说晚安、老师说黑暗”式的幽默。

在牌坊街,这种老传统被体现的更为淋漓尽致。

牌坊街是广东省第一条历史文化民街,修于2004年,主要是以千米长的太平街组成。太平路是潮州城古路,从宋代起,就有“北达州治,南通三阳门”的确切描述,是贯通潮州古城南门古,与北面潮州金山麓的主轴线,上了年纪的潮州人还叫它“大街”。

“潮之州,大海在其南”,临南海,潮水往复是潮州的名称由来。潮州府在历史上一直是粤东的政治、文化中心,在韩文公被贬潮州时,潮州东到福建,北到江西,纳整条韩江于其中,因此潮州将原本的“恶溪”改名为“韩江”,也完全是在自家之地。

从宋及清,潮州在改朝换代与骨肉迁移间,风云几番变幻,但直至现在,太平街与千年前几乎重合,是潮州往上生长的土壤和鲜活的历史图册,一页页掀开,光影闪动,人影绰绰,俱是从旧时保留至今的潮州传统,其中就包括茶道。

茶杯有趣,泡茶也有趣。喝完一杯,泡茶人就会拿镊子夹回,在滚烫的茶水里清洗一次,然后将新茶倒入还温热的杯子,便不会降低茶的热度,破坏茶的味道。对泡茶人而言,第一杯茶一定是被递给左手边第一位客人,与身份地位等一切身外物皆无关。对喝茶人而言,要取右边的一杯,但对于不知的客人,也并不会怪罪。

居民以牌坊街为家,生意就开在这里,无需奔波,因而家家户户只要开了门,就能看见他们或坐于门口、或坐于店内,无时无刻不在饮茶。他们都饮本茶,以凤凰单枞为主,潮州多雨潮热,苦水一杯便可清热。陌生的来客可上前讨一杯茶水,与主人共享一段时光,当地人也经常会临时起意的坐下,喝下一杯茶后抬脚就走。在太平街上,随意走入一家店,茶具是桌子上不可或缺的配设。这大多并不为当地人准备,因为老潮州人,哪怕出去两三个小时,也会随身携带茶具。

对外开放的茶馆,则多是由原有的潮州旧屋改成。潮州华侨将建好的房子租借出去,其上原本的浮雕木门、高堂壁画和嵌瓷的人物彩绘仍然清晰生动,尽是历久弥新的潮州工艺。

在我所进入的一间中,正堂大门闭拢便是一面家训墙。建造它的华侨已定居国外,但其家族遗风却从笔力遒劲的家训中飘出来,让人从其对后人的期许中感叹宗族的力量。每一间都有着自己不为人知的故事,要在氤氲的茶雾中,喝上一口热茶,才能慢慢去听到。它们都藏在幽静古朴的小巷,有天井、星空、荷花缸和用来无所事事的闲意。

走入牌坊街的一间茶馆前两分钟,手机上刚收到一条关于“潮州人有多爱喝茶”的推送。最热门的评论是:“哪怕去别人家吵架,也要喝茶”。我把这个答案念给坐在对面慢条斯理烫杯的老板夫妇,得到了他们的哈哈大笑和认同的点头。

入住民宿时,店老板二话不说,先招呼着坐下来喝一杯茶。一壶三杯,杯薄如纸,老板笑眯眯的说:“逛完回来一起喝茶”。

苏轼“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在潮州则是“宁可三日无米,不可一日无茶”。

茶,是潮州在信奉韩文公之外,另一种跟呼吸一样正常的生活方式。

标签:
  • 旅游
  • 服饰
  • 体育
  • 数码
  • 影视
  • 军事

大家在看

图解新闻

热门点击

猜你喜欢